首页 段子两名男子组织多名少年盗窃富人区

两名男子组织多名少年盗窃富人区

  ■这些少年穿戴整洁骗过保安,20天行窃7个知名小区■幕后“贼叔”称:重庆富人小区比较好偷,一伙专对南京高档小区下手的重大入室盗窃团伙4名成员,被押回南京,据了解,该4人团伙一次作案涉案财物就高达20余万元”在5天时间偷了3个小区回到广东后,盗贼赖天赐又邀约同伙吕永永,带着4个13岁、15岁的少年专程来渝“发财”,而这也是一个月来,南京铁路乘警支队第6次侦破专对南京高档小区行窃的入室盗窃团伙案,短短20天时间,“娃娃贼”先后“扫荡”7个知名小区,盗窃赃物16万余元,据南京铁路乘警支队陈炜警长介绍,当时列车上乘警像平时一样在车厢里巡逻,当乘警走到14日卧铺车厢时,突然发现一名十二三岁,身高仅1.3米的男孩,从头到脚穿一身名牌,而男孩一看到乘警便神色慌张,抓住身边的一只黑色高档双肩包,直往车厢连接处跑。

  之前,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判刑,两名“娃娃贼”被收容教养,当乘警问包里装什么的时候,他更是慌张,说起话来结结巴巴,同时死死地抓住背包不放,14日晚7时30分,该区某花园洋房小区一个一楼业主家被盗,除此之外,包内还有一部手机,一部松下数码相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MD随身听,14日、14日、14日、14日晚7时到8时期间,南岸、渝北4个花园洋房小区,又有一、二楼业主家被盗。

  随后,乘警又发现邻铺还有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在他的包里,乘警又查出了2.5万元人民币,一部诺基亚手机,一个苹果MP4,还有若干金银首饰、玉镯等,但是,因有的业主失窃财物的发票丢失,而一些失窃物品又没找到,鉴定中心无法鉴定全部失窃物品的价值,同样,两男子也是一身名牌装束,在他们身上也发现了大量人民币和外币,以及三星手机、佳能相机等财物,一名男子甚至还将一万元的现金藏在铺位的被子底下,口袋里、包内也藏了几千元现金,抓捕盗贼竟是几个少年去年01月14日晚,南岸某小区有两家一楼和二楼的业主分别被盗后,引起小区物管和保安警觉,乘警从两中年男子身份证上发现,两男子是广州郊区的农民,一个叫黄民,38岁,一个叫黄五,30岁,叔侄关系。

  让警方吃惊的是,两个被抓获的盗贼竟然只是两个分别为13岁、15岁的少年,网上认识,结伴到南京随着民警加大调查力度,在事实面前,4人不得不承认,他们身上20余万元人民币、美元等财物均是在南京偷来的,两少年交代,他们本来是两组人员,分别有幕后主使,几天来,他们都住在朝天门金海洋宾馆,据黄民交代,一次在网上聊天,他认识了网名叫“伤心流泪”、自称“大哥”的网友欧洋,而另一个关键“贼叔”赖天赐却不知去向。

  就这样,四个人经常在网上聊天,黄民很崇拜“大哥”在网上气魄,到了无处不聊的地步,幕后重庆好偷专程赶来2018年01月14日,赖天赐坐上了由深圳开往沈阳的T186次列车,他原本计划到沈阳作案,没想到“大哥”很是乐意,于是邀请在广西梧州的“大哥”欧洋和欧勇来广州,然后从广州一起出发到南京,“大哥”欣然答应,黄民并向“大哥”寄去了路费,赖天赐,广东英德市东华镇雅堂村满房组人,24岁,初中文化,无业,在车站,黄民见到了自己的“大哥”,让他大吃一惊,眼前的“大哥”并不是他想像的身材高大或结实男子,而是一名13岁的毛头小孩,着实让他愣了半天。

  据赖交代,去年01月,他第一次来渝,5天时间偷了3个小区后回到广东,并告诉同行吕永永,重庆富人小区比较好偷,邀约吕前往,于是,4个人于01月14日乘坐K222次列车于01月14日来到南京,因几个少年没办身份证,他就负责开房住宿,带他们吃饭,在找到目标后,他们进行了分工,由于欧洋比较“有主见”,并且身手灵活,所以他们便尊称欧洋为“大哥”,每次行动均听他指挥,而他则在附近网吧上网,或者到附近的麦当劳、肯德基餐厅玩耍,悠闲地等孩子归来,然后将偷来的东西交给他,他快递托运回老家的女友或姐姐处。

  01月14日晚,他们进入了南京迈皋桥附近某高档小区,第一次仅偷了一部手机,据了解,几个孩子都是在广东老家英德市大镇镇认识,随后他们又“看”上了黑龙江路附近一高档住宅区,经过白天勘查,把目标锁定在一栋十一层高的住宅楼顶楼,分析“娃娃贼”钻了防范空子承办法官分析,少年小偷之所以屡屡得逞,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黄民和黄五在楼下替“大哥”把风,“大哥”则和他堂哥乘电梯来到十一楼,爬了一层来到了天台井处并爬上楼顶。

  在保安看来,他们还是个孩子,进去后,他们翻箱倒柜,把所有值钱的东西拿走,随后打开门从十一楼下来,找到把风的黄民和黄五,得手后四个人迅速离开小区,二是少年小偷利用业主晚饭后出门散步休闲之机,趁机盗窃,打了个时间差,01月14日凌晨零时10分,4人在“大哥”的带领下,带上所偷赃款、赃物买了4张南下广州K527次火车票逃跑,阳台门、窗户开着,孩子不费好大力气就能翻进去。

  案发后鼓楼警方高度重视,立即组织精兵强将迅速开展侦破工作,查明这是一起外地流窜来宁人员,从顶楼倒挂,然后从窗户攀爬入室行窃的案件,刚到大门便被一位保安拦下,记者说出一位业主的具体姓名、门牌,保安提出登记,并拿出电话准备询问业主,大盗谈“心得”穿着体面跟业主混进小区专偷顶楼是因他们不设防高档小区保安措施很严,又有监控录像,为何犯罪嫌疑人可以几次三番地进入偷窃呢?昨天犯罪嫌疑人黄民向记者道出了光顾高档小区的几个“秘诀”,去年01月,小区开始实行刷卡进出,除10岁以下的小孩外,外人进出都要询问、登记,作案都选在傍晚六七点的时候,不少保安都吃饭去了,他们抽空混进小区,再趁其他人开楼道门时,跟着进入,然后直奔顶楼。

  新近频繁出没于住宅小区行盗的“娃娃贼”之所以能够如入无人之境,不过是利用了人们的麻痹心理,玩出了又一新花样,他们就是利用保安的这个心理,每次进这些小区总是穿得很“体面”,轻而易举地便混进去了,“娃娃贼”更是如此,那满脸的稚气,清澈的眼神,总能让人萌生爱意,心中的戒心,早已荡然无存,而这种高档小区,住的都是有钱人,家里有值钱的东西,一套住房最多住两三个人,但窗户却有十多个,不关上的总是比较多,如此,对善良人来说,看到陌生的小娃娃穿行于小区,倒是该多打个问号了,警方表示,小偷专门盗窃高档住宅小区,他们的思维逻辑应当值得注意

标签:小区 大哥 黄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