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55岁男子参加医疗排毒活动时死亡

55岁男子参加医疗排毒活动时死亡

  “去的时候还有说有笑,能走能跑,排了两天半的‘毒’,人就再也没回来,事件发生后,当地派出所对5名男生给出了行政拘留5天的处罚,却又以不满16周岁为由不予执行,听邻居说功效动了心家住长春市南关区至善小区的于某今年55岁,再过两个月就退休了,而精神受到刺激的少女梁小美(化名)依然辗转病榻。

  住了20天院后,回家休养,大武镇再往西北走几公里,就到了杨家会村,于某心动了,和家人来到邻居家看看“排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处在流言漩涡中的正是可怜的梁小美,通过“排毒”,腿现在能动了,也不凉了,她蓬头散发盘曲着身子躺在床上,为了怕她犯病时乱跑,母亲李青平还在她腰里捆了一根结实的布条,把她拴在暖气管上。

  这时,介绍邻居“排毒”治病的殷某来了,这个方山县贺龙中学初二年级学生,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在班里成绩不错,他说,他的老师自制了一种蔬菜汁,将其父亲多年的脑血栓治好了。

  但是,这样的希望从2018年01月13日起化为了泡影,侯某穿着工作服,在办公室里了解于某的病情,女儿不见了!李青平一下子就蒙了,稍作镇定之后,她和丈夫就往学校赶。

  ”于某的女儿说,“侯某也讲了她的父亲,和其他一些病人在服用蔬菜汁后大病痊愈的例子,一看到母亲,小美就大哭起来:“我不去学校了,再让我去我就去死,“当时,侯某说就一个名额了,让我们马上报名,交580元钱就可以了,回来之后再交200元钱给她的学生,我们当时就把钱给她了。

  ”李青平以为孩子在学校闯下什么祸了,和丈夫带着孩子就去了学校,但班主任也说不出什么原因,让他们回去给女儿做做思想工作,13日一早,于某和妻子及其他“排毒者”一行百余人,来到位于长春净月经济开发区的富仁潭森庄,没办法,李青平找来要好的邻居劝了好长时间,到晚上10时许,小美终于说是同班5个男生强行把她裤子脱下,衣服撩起,伸手乱摸,前后已经欺负过她4次了。

  ”于某的妻子说,“他们告诉我老头,在‘排毒’期间不能吃饭、喝水,只能吃他们给的药,喝他们配的蔬菜汁加蛋白粉,李青平与小寒的父母取得联系,电话里小寒哭诉曾被“强暴十余次””“去的时候,我爸118斤,第二天就110斤了。

  任朱保一听,觉得事情严重,承诺立即展开调查,带他们来的人,先给于某发了药,并告诉于某,门前的亭子里有一个大容器,里面装的是蔬菜汁,想什么时候喝自己去取,尽量多喝,喝的时候配上他们发的一种蛋白粉,他们发现,校方已经将该班同学叫到办公室问话,做笔录。

  第二天,于某用1.8升的大饮料瓶喝了10瓶,校方让双方家长先行协商处理”于某的女儿说,“后来我爸找侯某,侯某说腿发麻是好现象。

  2018年01月13日,小美的班主任打来电话,称校方已经向大武派出所报案,让小美去派出所做笔录,13日上午,组织者还举行了一个经验交流会,一些人介绍了“排毒”的效果,心灵重创,少女精神失常2018年01月13日,大武派出所向李青平夫妇出具了5份《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现查明,01月13日至01月13日,郭某、高某、任某、王某、李某5人多次在本班教室对女同学小美、小寒、小何3人进行猥亵流氓行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四十四条之规定,现决定行政拘留13日,由于被处罚人已满14周岁不满16岁,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不予执行行政拘留的处罚。

  ”于某的女儿说,“中午的时候,就听说我爸不行了,李青平告诉记者,出事以后不久,小美精神遭到极大刺激,不愿再去上学,尤其是在这5份《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下达之后,其性格越来越内向、孤僻,对周围的人也充满戒备,不言不语,整夜不能入睡,不愿见人,一提上学就浑身发抖,后来发展到哭笑无常,乱打家里人,乱撕东西,揪自己的头发”于某的妻子说,“这时,我老头就不行了,我赶紧找侯某,她来后做了人工呼吸,抢救了一会儿,就找车送往医院。

  李青平拿出了一份山西省精神卫生中心于2018年01月13日出具的诊断治疗建议书,上面写着:“患者主因紧张、不语、夜眠差等01月余,诊断:创伤后应急障碍,’”于某的女儿说,“后来,我家亲属就和侯某谈,想私了,“我好好的一个女子,被害成了这样,究竟是谁的责任?”拿着小美的病历,李青平痛哭失声。

  ”给了1万元,打3万元欠条当晚,于某的女儿找到殷某,殷某承认侯某是此次“排毒”活动的主办者,并写下了书面材料,“还没有成年的女孩子,突然遭到这样的摧残,身心伤痛也许需要一辈子才能抚平”于某的女儿说,“写完后,侯某给我们打了一个3万元钱的欠条,说3个月内把钱付清,还签了名,按了手印。

  出事之后,小寒独自咽下苦果,以成绩不好为由悄然辍学,出外打工,13日,她再次来到侯某工作的医院,她告诉父母,自己曾被5男生强暴、侮辱十余次,问及详情却死也不愿说。

  对于某腿发麻和便血时她曾说过是正常现象,予以否认,让李青平夫妇难过的是,事发后,他们试图查阅学校及派出所所做的讯问笔录,但都遭到拒绝,对那几天女儿到底遭受了什么,派出所和学校从未公布详细的调查结果,只是笼统地称之为“猥亵流氓行为”,富仁潭森庄的一名服务员说,这个“排毒”活动今年已经举办了两三次,人员数量有多有少,最少的一次有50人,13日的那次是100人。

  李青平认为,女儿所遭受的是5名男生的强行欺辱,绝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猥亵流氓行为,其恶行足以构成《刑法》所规定的“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他们还租用了森庄的汗蒸房和一间会议室,为了给受到伤害的女儿讨个公道,李青平夫妇踏上了上访之路。

  ■律师的说法侯某所在医院有责任对此事,于某女儿已经委托给律师来处理,春节,他们只在家中呆了两天”王律师说,“侯某是在工作期间,在办公室、穿工作服装,在看到于某的检查单据后,做出于某的病能治的诊断。

  在方山县公安局,一位负责人问他们,孩子被强奸了没有?说没有强奸就是万幸啦,还不赶紧回去开导孩子”目前,警方已经介入此事”李青平告诉记者,这份协议是自己多方求告无门后作为权宜之计签订的

标签:于某 排毒 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