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共享单车合并“宫斗戏”:ofo戴威的执念与博弈

共享单车合并“宫斗戏”:ofo戴威的执念与博弈

共享单车合并“宫斗戏”:ofo戴威的执念与博弈 共享单车合并“宫斗戏”:ofo戴威的执念与博弈

  20天前,ofo小黄车CEO戴威现身北大光华论坛,在近15分钟的演讲中,这位身披红巾、意气风发的90后师兄,与在场近千名学子分享了“共享出行革命”的愿景,共赢得四次掌声,在随后的对话环节,共享单车“是否被过度投放”被再次提及,显然,戴威对于这类问题应答自如。

  毕竟在过往的一年中,对于共享单车的“表面现象”,他已在多个场合回答了数十次,答案可谓烂熟于心,然而,在座的学子中很少有人知晓:师兄真正关注的早已不是投放,他一手创建的ofo,在内部管理和商业模式上均受到质疑,而一场涉及创始团队、投资人、股东的“宫斗剧”正在上演,在这场剧中,人物关系错综复杂、权势利益盘根错节,事态棘手史无前例且终局难料。

  内部的“粗放”管理在外界看来,ofo和早已进入双寡头时代,但双方的内斗从未终止,一位ofo内部人士告诉新浪,一年来,公司对多家竞争对手采取了针对策略,涉及市场投放、数据统计、宣传部署等,“连对外宣传的融资金额也会斟酌”,今年01月13日,摩拜单车宣布获得6亿美元融资,创当时行业记录。

  01月初,ofo随即宣布7亿美元融资,“实际上这次金额也是6亿”,该人士称,宣传7亿是为了“压”对手一头,以便挂上行业记录的头衔,在经营管理方面,ofo则略显粗放,在财务方面亦出现过坏账。

  “嫌我们花钱多了,不让弄了”,参与过ofo活动策划的公关公司向新浪科技透露,在去年的几次活动中,ofo公关费用花费了近百万元,此举受到了ofo财务方面的质疑,并暂停了该公司的后续工作,“还是当时他们管理得乱,才会导致这样”,不久前,有媒体曾曝出,ofo的供应链回扣高达每车10块钱,对于这家号称拥有2000余万辆的企业而言,从中可谋取的利益十分可观。

  而在ofo的管理层中,几名90后奢侈品消费成风,一人拥有一辆特斯拉,虽然特斯拉算不上昂贵,但创业团队集体高调的案例并不多见,这也让外界对ofo内部的资金使用情况堪忧,不仅如此,在此前走访天津坨镇时,有工厂曾明确指出,ofo的订金久未到位,账期一再拉长,导致已生产的车辆被视为放弃,投资扩大的生产线被搁置,工厂蒙受亏损。

  该工厂认为,ofo过度扩张导致烧钱过快,最终使得资金运转失控,种种迹象表明,ofo这个被资本喂大的巨婴,在内部对于资金的掌控尚未达到精细化,“人事方面也不消停,也有集体离职的”,上述人士透露,去年第四季度,ofo内部突然离职了二三十人,“都是招聘进来的,在半个月内全走了”

  几近崩盘的商业模式实际上,共享单车从创建之初就被纳入了重资产行列,无论是造车还是人员维护,都将花费巨额资金,而依靠押金池的盈利模式始终无法长久,“ofo在早期将盈利模式想简单了”,一位投资界人士向新浪科技算了笔账:从前几个月的数据看,ofo每辆车每天约被骑行2.5次,按客单价1元计算,每辆车每天获利2.5元,在一线城市中,多数车辆的使用率较高,若一辆车在每年有250天被骑行,则可创造收益600余元,众所周知,ofo的单车造价并不高,约在200-300元左右,但其损坏率却居高不下,这也导致了多数收益会用于人力维护,“所以靠骑行盈利并不赚钱,至少赚的不多”

  值得一提的是,北方冬季骑行人数聚减,而使用率的下降并非与维修率成正比,车辆长久不骑后可能会出现难骑现象,亦抬高了维护成本,而真正进入ofo口袋的欠款是押金,目前,ofo的押金已升至199元,虽然其不断推行芝麻信用免押金政策,但在25座免押金城市中,北京地区并不在列。

  但从多个第三方统计看,北京用户的月活跃度指数排在前三甲,此举意味着,北京大量用户仍会将钱款存入ofo的押金池中,不久前有媒体曝出,因市场扩张成本高企,摩拜和ofo小黄车资金告紧,已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

  虽然两家企业均进行了辟谣,但均是说“用户可随时退押金”,对是否挪用押金避而不谈,而多个城市的职能部门也发布过投诉预警,去年前11个月,深圳市在已受理超过1万宗关于共享单车的投诉,99%为押金难退的问题。

  上述投资人认为,共享单车未来都会走上免押金模式,这也是众多中小玩家垮掉的主因,毕竟无押金就没有备用款,光靠骑行的钱很难维持生存,“在失去押金后,这个1块钱的小生意根本没得赚,以前的商业模式走不通,只能四处继续找钱”,上述投资人说道,部分ofo在海外被损毁,且存在“扫码不解锁”等情况。

  在过往的半年中,摩拜和ofo团队高举“中国式创新”的大旗,以补充海外线下场景的说辞不断进行着宣传,在过往的半年中,摩拜和ofo团队高举“中国式创新”的大旗,以补充海外线下场景的说辞不断进行着宣传,01月13日,ofo宣布进军法国巴黎,提前完成20国目标。

  01月13日,ofo宣布进军巴黎,提前完成20国目标,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中国共享单车模式出海后,并未受到国外市场的追捧,至少没有宣传中的“火热”,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中国共享单车模式出海后,并未受到国外市场的追捧,至少没有宣传中的“火热”

  在测试的单车中,出现了“扫码不解锁”等故障,此外亦有车辆被拆毁的现象,在测试的单车中,出现了“扫码不解锁”等故障,此外亦有车辆被拆毁的现象,难道,共享单车出海只是噱头?ofo显然否认此观点。

  难道,共享单车出海只是噱头?ofo显然否认此观点,然而投资人却对出海有着不同理解,然而投资人却对出海有着不同理解。

  该投资人进一步解释称,在有些国家布局共享单车明显违背了常理,该投资人进一步解释称,在有些国家布局共享单车明显违背了常理,合并引发的“宫斗戏”1、联席CEO或被否与出海相反,投资人更关心的是摩拜和ofo的合并事宜,毕竟落袋为安。

  合并引发的“宫斗戏”1、联席CEO或被否与出海相反,投资人更关心的是摩拜和ofo的合并事宜,毕竟落袋为安,最先入戏的是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他是ofo的投资人,同时也参投了滴滴出行,最先入戏的是金沙江董事总经理,他是ofo的投资人,同时也参投了滴滴出行。

  三个月后,朱啸虎开始谈论两家合并,称“行业格局已定,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三个月后,朱啸虎开始谈论两家合并,称“行业格局已定,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投资人们的普遍观点有三:两家的服务几乎相同;市场趋于饱和增量减少;资本占有大份额且有重要话语权。

  投资人们的普遍观点有三:两家的服务几乎相同;市场趋于饱和增量减少;资本占有大份额且有重要话语权,根据《财新》报道,双方合并始于腾讯和滴滴的沟通,前者为摩拜第一大股东,而后者为ofo第一大股东,双方最先就合并达成一致,摩拜的董事长李斌也有合并之意,根据《财新》报道,双方合并始于腾讯和滴滴的沟通,前者为摩拜第一大股东,而后者为ofo第一大股东,双方最先就合并达成一致,摩拜的董事长也有合并之意。

  查阅两家公司的股权架构,可见一斑,查阅两家公司的股权架构,可见一斑,而ofo情况较复杂。

  而ofo情况较复杂,从ofo股权架构中,戴威占比36.02%、滴滴占比25.32、占比10.15%、金沙江占比5.83%,从ofo股权架构中,戴威占比36.02%、滴滴占比25.32、占比10.15%、金沙江占比5.83%。

  ofo系中,虽然戴威的股比份额最高,但其他几名联合创始人中,薛鼎和张巳丁占比均只有2.39%,而于信只有1.36%,ofo系中,虽然戴威的股比份额最高,但其他几名联合创始人中,薛鼎和张巳丁占比均只有2.39%,而于信只有1.36%,所以,滴滴系的股权要高于戴威,加之在董事会占有两个席位,身为董事长的戴威存在被架空的可能性。

  所以,滴滴系的股权要高于戴威,加之在董事会占有两个席位,身为董事长的戴威存在被架空的可能性,上述知情者认为,若戴威同意合并,即便出任联席CEO,从以往的合并案例看,联席的结果势必会有强有弱,一方提前出局的案例屡见不鲜,“两家的资方多是腾讯系的,摩拜肯定占优势,戴威团队出局的可能性更大”,上述知情者认为,若戴威同意合并,即便出任联席CEO,从以往的合并案例看,联席的结果势必会有强有弱,一方提前出局的案例屡见不鲜,“两家的资方多是腾讯系的,摩拜肯定占优势,戴威团队出局的可能性更大”

  戴威也在年底的一次公开活动中明确表态,希望资本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相信竞争是企业进步的原动力,戴威也在年底的一次公开活动中明确表态,希望资本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相信竞争是企业进步的原动力,去年01月底,有消息称,滴滴向ofo派驻的三名高管已经“开始休假”,资方和创业者之间疑似出现裂痕。

  去年01月底,有消息称,滴滴向ofo派驻的三名高管已经“开始休假”,资方和创业者之间疑似出现裂痕,但截止目前,高管们仍未回到ofo,休假已远超一个月,但截止目前,高管们仍未回到ofo,休假已远超一个月。

  因此,便成为了“靠山”,毕竟能与腾讯抗衡的,除阿里外别无他者,因此,阿里巴巴便成为了“靠山”,毕竟能与腾讯抗衡的,除阿里外别无他者,“阿里虽然投了ofo,但和戴威的想法也不一样,各有算盘”

  “阿里虽然投了ofo,但和戴威的想法也不一样,各有算盘”,其次是“新一轮融资”可以缓解ofo吃紧的现金流,这对于打击“挪用押金”的传言至关重要,甚至可以稳定“欲申请退款”的用户,其次是“新一轮融资”可以缓解ofo吃紧的现金流,这对于打击“挪用押金”的传言至关重要,甚至可以稳定“欲申请退款”的用户。

  投资ofo后可以搅动滴滴和腾讯的局,但目前阿里尚未进入ofo董事会,融资后无实际话语权,这也让阿里有所顾虑,“目前双方正在就进董事会一事磋商,但还没定论”,知情人称,投资ofo后可以搅动滴滴和腾讯的局,但目前阿里尚未进入ofo董事会,融资后无实际话语权,这也让阿里有所顾虑,“目前双方正在就进董事会一事磋商,但还没定论”,知情人称,3、新玩家的变数戴威的决策是合并中的主要变量,但作为阿里和滴滴,显然不会让戴威团队搅了大棋盘。

  3、新玩家的变数戴威的决策是合并中的主要变量,但作为阿里和滴滴,显然不会让戴威团队搅了大棋盘,目前蚂蚁金服已成为哈罗单车第一大股东,目前蚂蚁金服已成为哈罗单车第一大股东。

  根据哈罗单车的官方数据,其目前进驻了全国150多个城市,投放单车总量约400万辆,注册用户达8800万,根据哈罗单车的官方数据,其目前进驻了全国150多个城市,投放单车总量约400万辆,注册用户达8800万,这也让共享单车行业呈现“新三足鼎立”的态势。

  这也让共享单车行业呈现“新三足鼎立”的态势,在与ofo“反目”后,小蓝单车被“复活”了,在与ofo“反目”后,小蓝单车被“复活”了。

  但目前双方在4亿元的用户押金问题上产生了分歧,但目前双方在4亿元的用户押金问题上产生了分歧,共享单车战争持续2018年,在这个共享单车行业被公认的“双寡头”年份中,突然产生了变数,共享单车战争持续2018年,在这个共享单车行业被公认的“双寡头”年份中,突然产生了变数。

标签:单车 滴滴 共享